唐朝朝廷这时面临的蕃镇割据局面更为严重

图片 1

千百年来,人们对中国历史上最强盛的唐朝的灭亡很叹息,唐朝究竟是怎样的呢?在唐末到底发生了什么?唐朝末年发生的事情很多,天灾、人祸不断,各自为政的蕃镇也很多。

唐朝朝廷这时面临的蕃镇割据局面更为严重,朝廷基本名存实亡,几乎掌控不了国家的局面。

在诸多蕃镇中,最主要的有两家,一家是朱温,另一家便是李克用。

本书(《唐末发生了什么》)主要选取李克用家族如何一心兴复唐朝的历史过程,以李朱两方斗争为主要线索展开,时间跨度集中在公元9世纪末到10世纪初,旨在说明西北各个少数民族自那时起就是中华民族一部分。

李克用虽姓李,实际是沙陀人。沙陀是当时中国西北、北部的少数民族之一,其祖先原是西突厥的一个远支,到了唐朝才自立为沙陀,以朱邪为姓,李克用的祖先就姓朱邪。

唐朝灭亡后,李克用、李存勖父子等沙陀人始终致力于兴复大唐,是中国历史上非常典型的表现少数民族对国家忠诚的例子。

而沙陀人与历史上的回鹘、回纥、铁勒等西北各族群有很近的血缘、文化关系。

本书讲述赐姓李家与朱家的历史较量,同时梳理了唐末的种种人物轮番登场的过程和作用。通过唐末五代初的这十年,人们会发现中国人、中华民族千百年来一直就是由生活在这片辽阔土地上的各民族人民共同构成的,许多少数民族历代以来对国家的忠诚、贡献永远在历史深处闪耀着光辉。

中国的历史、民族与西方的概念和定义区别很大,但我们已习惯了用后来才出现的现代西方概念来衡量中国过去的事情,本身在视角上就出了问题。

一个国家,和则昌,富则强。和,可以指天时、地利、人和,三者缺一不可。不管是中华土地上的哪个民族,都是中国人,都要为中华的复兴添砖加瓦;富则强。

若只有富,而无先进之兵,在政治上永远都只能仰人鼻息,战战兢兢,面临着财富随时被别国抢走的危险。孙子曰:“兵者,国之大事”,就是从这个意义上讲的。

文中几处还对比了中西历史。我们几乎已经习惯了的西方历史大多从电影、小说里得来,而真实的西方历史远非电影、小说可比。

要更好地了解中国,应更好地了解世界。真实的历史就很精彩!(此文为《唐末发生了什么》一书前言,华文出版社出版)

平定安史之乱的最大功臣是谁?

安史之乱

发生在公元755年的安史之乱,是影响中国古代史进程的一次战乱,盛唐由此终结,从此进入藩镇割据的动荡时期。

而说到平定此次兵乱的功臣,人们首先会想到两个人:郭子仪和李光弼。这二位的功勋确实不可磨灭,郭子仪也因为重振唐朝江山而德高望重,一直享有很高的待遇和声誉,不过郭子仪这个人有个缺点:不太善于整顿军纪,其部队纪律有点涣散,偶尔会在决定战局的关键时期军容慌乱,其实就具体战术而言,他不如李光弼。

李光弼精于用兵,在前线指挥若定,屡次力挫叛兵,尤其是常山、太原之战,威震敌胆,名闻天下,被评为“战功推为中兴第一”,赐丹书铁券,并且在凌烟阁留下画图。就具体战功而言,李光弼超过郭子仪。

郭子仪和李光弼的功绩毋庸置疑,然而,还有一位的功劳,不在他们两位之下,甚至所做的牺牲更大,却不像郭、李一样名垂青史,被后人称颂,这一位是谁呢?他是仆固怀恩。

仆固怀恩在平定安史之乱的历次战役中,都立下了赫赫战功,甚至有时起了决定性作用。仆固怀恩是铁勒仆固部的人,从安史之乱发生开始,他就投入唐军的队伍,参与了平叛行动,长期跟随郭子仪和李光弼指挥作战。

他在阵前十分勇敢,常常身先垂范,奋勇杀敌,也以此严格要求自己的儿子,他的一个儿子仆固玢有一回与叛军作战被俘虏,但仆固玢并非真心投降,他趁机从敌人手里逃回来,居然被仆固怀恩喝令斩首,“怀恩叱而斩之。将士慑骇”。

在与安禄山、史思明叛军作战的过程中,仆固怀恩一家死难的达到46人,而且有三个女儿为和番而远嫁。当然,如果只是这些,仆固怀恩还算不上唐朝的最大功臣,最重要的是,当时的唐军与叛军作战,总是处于反反复复的拉锯阶段,即使像郭子仪和李光弼坐镇,也吃过不少败仗。

当时有两个指标性战役,那就是收复长安和洛阳,凭借唐军当时的实力,要完成这个任务实在太困难了,此时的仆固怀恩起到了关键性的作用,是他借来了回纥兵,极大增强了唐军的战斗力,从而收复了东西两京。

唐朝在平定安史之乱和镇压黄巢起义的过程当中,都借用了外兵,后来对付黄巢起义军,几乎完全靠沙陀兵。因此仆固怀恩此举对平定叛乱几乎起到了决定性作用。

同时,仆固怀恩在战场上也不是吃素的,在公元762年,当李光弼隐退之际,他已经是天下兵马元帅之副手,率军大败史朝义,第二次收复洛阳,然后用半年时间收复河北,再一次平息叛乱。

可惜的是仆固怀恩有始无终,后来因为被唐朝猜疑而与长安对立,然而,他的功勋还是被唐朝记住了,他死的时候,唐代宗还连声叹息。因此,仆固怀恩也算是平定安史之乱的最大功臣之一。

贞观之治真相

“贞观之治”,是令中国人永世怀想的一个伟大时代。

在这个时代里,人民安居乐业,歌舞升平,皇帝温良慈善,百官恪尽职守,米缸里装的是吃不完的小米,田地里生长着绿油油的蔬菜……总之,这样一个近乎于传说中的美好时代,是由唐太宗李世民一手创造出来的,所以他在中国皇帝排行榜上,理直气壮地占据了首位。但这一切,却只不过是一个骗局。

隋文帝初登基时全国人口400万户,隋炀帝登基时已达890万户,以一户6口计,全国人口不下5000万,这个数字大约直到唐玄宗时才达到。

隋开皇九年已垦田地1944万顷,大业中期已垦田地5585万顷。但唐天宝十四年才垦田地1430万顷。隋炀帝登基时就有890万户,而唐太宗直到驾崩才有380万户,国力差距可以想见。

隋朝时政府在各地都修建了许多粮仓,其中著名的有兴洛仓、回洛仓、常平仓、黎阳仓、广通仓等。存储粮食皆在百万石以上。贞观十一年,监察御史马周对唐太宗李世民说:“隋家储洛口,而李密因之;西京府库,亦为国家之用,至今未尽。”

隋朝已灭亡了20年,隋文帝已经死了33年,可那时的粮食布帛还未用完。1969年在洛阳发现了一座隋朝粮仓——含嘉仓遗址。面积达45万多平方米,内探出259个粮窖。其中有一个粮窖还留有已经炭化的谷子50万斤。由此可见隋朝的富裕与强盛。

纵观历史,我们得出这样的结论:首先,隋唐更替,其间的战争使人口减少约2000万以上,战争结束,人少地多,人心思安,这是“贞观之治”产生的最重要原因;

其次,隋开创了大运河以及科举,大运河的劳民导致隋灭亡,但这些却促成了“贞观之治”的产生。开创大运河,利在当时,功在千秋。

所以从理论上来说,纵然是真的有什么“贞观之治”,那也是隋朝的功劳。

到了唐高宗李治的时候,忽然有一天,李治心血来潮,问户部尚书高履行:去年全国增加了多少人口?

高履行回答说:去年的人口增长,同往年一样,还是15万户。

李治又问:那咱们国家,现在有多少人口呢?

高履行道:380万户。

李治掐指一算:嗯,现在有380万户,贞观之治一共是23年,每年人口增长15万户,23年的增长人口数目就是360万户……不对啊。难道贞观之治刚刚开始的时候,人口总数不过是20万户?

高履行道:反正也差不了多少。

李治有点醒过神来了:大隋开皇年间,有多少人口啊?

高履行回答:当时的户口总数,是870万户。

李治大惊:你是说隋唐改朝换代时,把全国人口几乎杀光了吗?李治寻思了半天,又问道:那隋开皇时,生产的粮食有多少?

高履行道:当时的粮食,足够870万户吃50年。

李治大惊:当时有这么高的生产力吗……我明白了,贞观之治,就是带着不足十分之一的人口,狂吃人家足够50年吃的粮食……

关于这段对话,在《资治通鉴》中写得明明白白,即使我们把这段话打上八成的折扣,也能得出这样的结论:隋唐之战,看似波澜不惊,实则是恐怖到了极点——天底下的老百姓,几乎要被赶尽杀绝了,余下来的人口,尚不足大隋开皇年间的十分之一。

而大隋时代抓革命,促生产,生产出来的足够全天下人食用50年之久的粮食,就构成了李世民贞观之治的经济基础。

退一万步说,就算是大唐贞观年间的人口并没有少到如此恐怖的程度,那也不可能达到隋开皇年间的50%,而这就意味着,隋帝国时代已经为他们准备了足足100年的粮食。

总而言之,史家通过这段记载,告诉我们这样一个秘密:“贞观之治”与李世民没太大关系,任何人,哪怕是让隋炀帝再回来,也同样会在如此稀少的人口基础之上,坐享“之治”的社会福利。

本文由澳门新莆娱乐网站发布于首页,转载请注明出处:唐朝朝廷这时面临的蕃镇割据局面更为严重

TAG标签: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